文小刚:我们生活在量子计算机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人类生活在原先怎样的世界?

  凝聚态理论物理学家、美国科学院院士、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文小刚的答案是,“我门 生活在量子计算机上方。量子信息是真实的,而所看一遍的各种物质、人,也有量子信息的虚拟反映”。

  7月23日,文小刚做客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,带来了一场题为《物理的新革命——量子信息:物质和相互作用的起源》的科普报告。

  世界绚丽多彩,物质性质各有不同,它们从何而来?我门 怎样认识它们?

  在文小刚看来,我门 对世界的认识是通过发现、统一,更多发现、更多统一的循环,一步步地深化。“每一次大统一,都可认为是物理学的新革命。而每一次新革命都为我门 打开了新世界,这一基本概念和看大问题的最好的依据会所处变化,随之描写世界的语言、数学工具也会所处改变。”

  历史上的四次物理学革命,充分说明了这一 观点。

  第一次是力学革命,英国物理学家牛顿统一天体运动和地面物体运动的规律,与此一齐,他发展了微积分,以此作为数学工具描述牛顿方程;第二次是电磁学革命,英国物理学家麦克斯韦统一了电、磁、光3种貌似不相关的自然大问题,还发现了新的物质结构——波结构,他使用的数学工具是纤维丛;第三次是相对论革命,爱因斯坦将时间、空间的弯曲和引力作用统一,在广义相对论中预言了新型物质结构引力波的所处,其数学理论基础是黎曼几何。

  通常而言,原先物理理论须要数学语言来描写。

  文小刚表示,牛顿非常了不起,不仅发现了物理定律,还发展了新的数学语言,使得物理理论不不可以被写出来。

  而在第二、第三次物理革命中,数学家则走在了物理学家前面,新的数学工具先被发明权,物理学家直接拿来使用。

  第四次物理革命是量子力学革命。文小刚表示,当下,我门 正所处第二次量子革命,“量子革命是最神秘、最不可思议的物理革命”。

  他笑称,这次革命的所处,是物理学家们“非常不情愿的”,是不可能 发现了太多太多奇特的自然大问题而发展起来的。

  他认为,量子革命最本质的结构是对“所处”的认识所处了根本性的改变。

  这一 “所处”的最好的依据比我门 想象的要多,就像“薛定谔的猫”,活是所处,死是所处,既死又活也是真实的所处。“这一 认识是被逼出来的,这麼原先理论物理学家喜欢。”

  这一 认识颠覆了传统的世界观,即在量子世界,物质的所处既也有粒子也也有波,既是粒子也是波,即被称为波粒二象性。

  过去,牛顿认为物质有粒子结构,麦克斯韦、爱因斯坦又发现了波的结构。文小刚说:“量子革命,把物质的波结构和粒子结构统一齐来了。”

  文小刚表示,量子革命并不一定意义重大,还在于数学工具也所处了“革命性”改变,即原先三次物理革命中运用的分析几何语言发展为线性代数语言。“量子和代数的眼光,是非常独特的看世界的眼光。”

  关于量子力学的应用,文小刚认为,信息和物质是统一的,这也是第二次量子革命的本质。“能量是物质的性质,频率是信息的性质,量子物理认为能量而是频率,也而是说信息与物质是刻画同一对象的不同表述,而能量和频率是刻画同一物理量的不同表述。不可能 历史认识偏差,它们之间所处原先转换系数:普朗克常数,就像斤与公斤一样。”

  “空间、物质起源于量子信息。”文小刚总结道,世界上所所处的物质,其所具备的奇妙性质也有由量子比特和量子纠缠产生的,而量子信息和量子纠缠所处第二次量子革命中心的地位。“描绘量子纠缠须要新数学,未来,除了融合范畴学,还须要高级范畴学、代数拓扑等各种现代数学的参与,它们将发挥重要的作用。”